大麻素研究的科学趋势

Shannon Epling, Content Manager, CAS
cannabinoid compounds as potential therapeutics

大麻素是从大麻植物中分离出来的天然化合物。 最常见的两种大麻素分别是 delta-9-四氢大麻酚 (THC) 和大麻二酚 (CBD)。 THC 是大麻中的一种可以让人兴奋的精神活性成分。目前已有大量关于 THC 及其衍生物的信息,因此本博客将聚焦于鲜为人知的大麻素和科学文献中讨论的大麻素主要药用价值,并深入探究它的化学结构。  

市场上含有 CBD 的产品大幅增加:油、美容和护肤产品、治疗剂、饮料、巧克力、软糖乃至狗粮。 本博客不对任何此类产品的给予认可,请务必注意,大麻在联邦属于非法物品,是一种附表 I 类药物。 然而,由于很多人都在使用这些产品,它们主要作为“膳食补充剂”出售,无需获得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FDA) 的批准,因此,了解它对人类健康的影响至关重要。

大麻素的研究趋势

基于大麻二酚 (CBD) 这种典型的大麻素探究当前有关大麻素治疗前景的研究,在 CAS SciFindern 中快速检索后得到的参考文献不到 5000 篇。

CBD 相关已发表文献的趋势
图 1. 该图按出版年份(2000 ~ 2021 年)显示了 CAS 收录的大麻二酚 (CBD) 治疗应用相关文献的数量。 统计数据来源于 CAS SciFinder。

对该检索结果的深入研究表明,人体临床研究相关文献仅有不到 200 篇,所有临床前(动物、体内、体外、ADME 和计算机)研究相关文献均不到 550 篇。 这或许为制药公司、化妆品制造商、营养企业和其他企业提供了进一步推进大麻素研究、从而造福人类的机会。  

大麻素如何进入我们的身体?

大麻素有四种主要给药途径:

  • 吸入
  • 舌下含服
  • 食用
  • 外用

使用大麻素最常见的一种方法是抽吸植物材料或吸入大麻素油,也就是吸入方式。 大麻素进入肺部后,会被迅速吸收,然后迅速从体内排出。 吸入往往是使用大麻的首选方法。

另一种给药途径是舌下含服,即将含有大麻素的油或酊剂含在舌下,从而直接吸收到血液中。 这种方法见效更快,持效更久。 大麻素也可以通过食用方式进入人体内。 身体会代谢可食用形式的大麻素,但可能需要更长时间才能达到预期效果。 大麻素也可用作外用剂,如乳膏、乳液、喷雾剂、贴剂或香膏。 选择这种方法的人往往可能正在治疗肌肉酸痛或皮肤问题。 大麻素通过皮肤直接吸收到血液中。

虽然 THC 最广为人知,但深入了解 CBD、CBG、CBN 和 CBC 等非精神活性大麻素的化学结构及其影响有助于了解此类产品的新前景。

大麻二酚 (CBD)

大麻二酚 (CBD) 的化学结构
图 2. 大麻二酚 (CBD) 的化学结构 — CAS 登记号 13956-29-1


除了 THC 之外,大麻二酚 (CBD) 可能是最为知名的大麻素。 CBD 从大麻植物中直接提取,不具备精神活性。 CBD 的合法性不断发生变化,每个州管制 CBD 的法律都在不断发展。 哈佛医学院承认 CBD 可用于治疗焦虑、失眠、慢性疼痛、关节炎和成瘾。 最重要的是,CBD 是 FDA 批准用于治疗严重儿童癫痫疾病的药物(例如 Epidiolex)的其中一种成分。 CBD 的主要副作用是恶心、疲劳和易怒。 请记住,含有 CBD 的产品不受 FDA 监管,可能含有杂质且剂量未知。 请谨慎使用,并始终从可靠来源购买 CBD 产品。

大麻萜酚 (CBG)

大麻萜酚 (CBG) 的化学结构
图 3. 大麻萜酚 (CBG) 的化学结构 — CAS 登记号 25654-31-3


虽然早在 1964 年人们就发现了 CBG,但它的使用频率低于 CBD 和 THC,因为大麻植物中所含的 CBG 浓度非常低。 CBG 与我们体内的大麻素受体相互作用,即 CB1 和 CB2。 当 CBG 附着在这些受体上时,会增加影响动力、食欲、睡眠、快乐和疼痛的神经递质。 CBG 还可以影响血清素和肾上腺素受体。 这些受体也控制神经递质,由于神经递质的增加,CBG 有时也被称为“幸福”分子。 大麻萜酚已被证明具有抗生素作用,并且可降低眼内压。

大麻酚 (CBN)

大麻酚 (CBN) 的化学结构
图 4. 大麻酚 (CBN) 的化学结构 — CAS 登记号 521-35-7


大麻酚不是由大麻植物直接合成,而是 THC 分解产生的代谢物。 植物材料接触一定时间的氧气后,CBN 会随着 THC 的分解而增加。 CBN 是一种镇静剂,有助于治疗失眠。 关于 CBN 的研究较少,但一些研究表明,大麻酚具有抗生素作用,可以缓解青光眼并刺激食欲。 在小鼠中,CBN 经证明可以延缓肌萎缩侧索硬化症 (ALS) 的发作。 该化合物极具前景,值得研究人员进一步探索其治疗用途。

大麻环萜酚 (CBC)

大麻环萜酚 (CBC) 的化学结构
图 5. 大麻环萜酚 (CBC) 的化学结构 — CAS 登记号 20675-51-8


CBC 来自于 CBG,已显示出强大的抗菌作用,尤其是对于已对其他抗生素治疗产生耐药性的感染。 此外,一些对大鼠的研究表明,CBC 具有神经保护作用,可以防止大脑患上神经退行性疾病(阿尔茨海默病),甚至可以促进大脑产生新细胞。

CBC 无法与大麻素受体良好结合,但可以与已知会影响疼痛感知的辣椒素受体 1 (TRPV1) 和瞬时受体电位锚蛋白 1 (TRPA1) 结合。 CBC 还显示出抗癌特性。 同样,人类研究中关于 CBC 作为治疗剂的数据较少,但在初步研究中,已经确定的 CBC 特性似乎推动了进一步的研究。

随行效应

许多大麻产品宣传自己是“全谱” CBD,意思是该产品不仅含有 CBD,还含有上述其他大麻素,以及萜烯、精油和高达 0.3% 的 THC(合法)。 “随行效应”理论是指将这些大麻素结合使用后提高了效力和有效性,与各大麻素单独使用时不同。 随行效应的机制无需太复杂的技术,仅涉及非活性脂质与外源性大麻素的结合,从而增加内源性大麻素(大麻素和 2-花生酰基甘油)的活性。 这方面的研究较新,但一些研究显示,它对癌症情绪障碍和焦虑症运动障碍以及癫痫具有积极影响。

未来前景和影响

由于与大麻的关联以及 THC 及其衍生物的精神作用,大麻素可以说是声名狼藉。 法律问题可能会阻止研究人员进行大麻素研究,但是,关于大麻素的初步研究数据清楚表明,无论作为单一成分还是通过激活内源性大麻素和“随行效应”,此类化合物均可能具有潜在的治疗益处。本博客只讨论了一些较为知名的大麻素,但目前已知的此类化合物已有 100 多种,还有更多有待发现! 希望通过持续的研究,可以洗脱这些大麻素物质的污名,并实现它们治疗衰竭性疾病的全部潜力。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研究影响主流健康益处的消遣性药物,它们的研究增长趋势远远超过大麻素,LSD、摇头丸和“迷幻蘑菇”等迷幻药如何成为对抗抑郁症和 PTSD 的下一种药物,让我们拭目以待。

大麻素在人类和哺乳动物模型中的潜在治疗作用表(来源于本博客引用的文献)。
治疗潜力 CBD CBG CBN CBC
抗菌素   X X X
抗癌药       X
抗焦虑药 X      
心境稳定剂   X    
食欲刺激剂   X X  
抗发作药物 X      
运动障碍 X      
疼痛 X X   X
镇静剂     X  
失眠   X X  
神经保护剂       X
关节炎 X      
成瘾 X      
青光眼   X X  

 

 

Back to top